蒋雯丽风尘仆仆 输出了今世女性世界观

  荧屏盛行“大女主”剧,然而“大女主”这个概念,一直以来未得厘清。女主角占尽戏份、众星拱月,就是“大女主”么?答案未尽然。女性人物 究竟该怎样反击“女客男主”的被动语态?今世 文艺作品中的女性,该怎样在事业、爱情、亲情和友情的场域里,迸发 出健康的生命力?本期刊登的两篇文章,两位作者分别观照最近热播的国产剧和日剧,安身 于东亚文化的布景 ,对“大女主”的立意和“小女人”的形象打开 辩证考虑 。女性人物 的精彩塑造,并不是 取决于“大”和“小”的二元对立,恰恰相反,那些具有 自主的人生意志、具有 完好 人格的“小女人”,活出了“大女主”的格局——这是具有现代意义的女性世界观。

  ——编者的话

  下半年的两部话题剧,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接档《娘道》,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社交网站评分8.0,《娘道》2.6。

  电视剧的排档有时分 传递出一种前后关联的趣味,这次更充沛 完成 了先抑后扬的效果。这一张力的转折点,聚焦在蒋雯丽饰演的女性主角身上,而其背后引出的母题即:在中国今世 影视剧题材中,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大女主”?

  在一个缺乏梅丽尔斯特里普和于佩尔之类人物 土壤的环境下,出生于1969年的蒋雯丽相同 面对 人到中年的应战 。当然,她身上特殊的一点是,相较于许晴、周迅等女演员,她本来就没有“少女期”。

  《霸王别姬》是传奇,具有一荣俱荣之魔法。自谦说缺乏电影代表作的蒋雯丽,用该片开场的风尘女艳红一角,完成了关乎本身 的两件大事:一、扮演 天赋的自证;二、人物 定位确实 立。前者帮她跨越实验期,后者帮她跳过少女期。关于 其别人 来说,这两件中无论哪件,轻则百转千回,重则黑夜行路。对蒋雯丽来说,却是一战功成,轻描淡写。

  艳红之后,她阅历 了《牵手》中的夏晓雪、《大宅门》里的白玉婷、《中国式离婚》里的林小枫,以及《金婚》中的文丽,并且在成为电影导演顾长卫日子 中的一号人物后,还成为其执导的《立春》中的王彩玲——这一连串戏份吃重的女主角。可以说,三十年来,蒋雯丽一直在串联“大女主”的命题,即便《霸王别姬》里的艳红,未尝不能做成由她担纲大女主的番外。

  此次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,也靠她破题。

  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把握 了“大女主”的内核,其一,人物有主动的人生负责意识;其二,女性人物 首要 是个完好 的“人”,作为独立的命运络绎 者,活出一股健康的生命力。

  何谓“大女主”,这是一个很难辨析清楚的概念,以至常常 让人堕入 迷思。假如 说以女性主角为全剧贯穿人物,并且集中着最多戏份的话,那《娘道》可以铿然认定自己是“大女主”。但在我看来,所谓的“大女主”并不是 创作中的一个技能 动作,而是一个定义 问题。

  《娘道》的女主角哪怕占尽戏份,其内容物仍然 是个极其边缘、干瘦 枯槁的女人,比如 宽袍大袖下的养分 不良。而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之所以提振“大女主”剧的自信心 ,核心就是把握 了“大女主”的内核。

  蒋雯丽所饰的徐慧真,更像是今世 《茶馆》里的女版王利发。开篇就是雪夜临产 ,而丈夫出轨、公公病故。徐慧真既没产后抑郁,更不好 渣男恋战。她主动踏上羊肠小径回老家离婚,然后大大方方地接盘夫家的小酒馆,顺带把倪大红饰演的老实人放在身边重点培育 ,就此上台 为离婚 、带娃的女掌柜。

  第一集的徐慧真,确立了“大女主”第一要义,即:人物有主动的人生负责意识。比较其同类作品,大多为女主设定一条言情之路。女性人物 的戏份再多,身边再众星拱月,本质上仍是 女客男主的被动语态。而男女之间的被动语态是彼此 的,一如女性人物 既把男人当作女性命运的主要参照物,更把男人当作花式接盘侠,所谓王子公主,不过是女性对本身 职责 进行的一场浪漫推诿。因此既往的“大女主”戏,都是变体的爱情剧,乃至 ,连“爱情”成分也很可疑。

  而徐慧真上来就勇士 断腕。蒋雯丽把这一段扮演 得进退有度,不结情怨。与此同时,女主角的几组任务 铺开:一、支撑酒馆,扎进时代的顺流逆流;二、抚养儿女,运营 亲朋 ;三、择一夫君 ,荣辱祸殃 。这三方面,既构满足 剧的主体结构,也构成“大女主”的要义之二:一个完好 的“人”。

  “大女主”命题常常 堕入 女性的性别先行和人道 常识之间的博弈。体现 在影视剧上就是,“女”字当头。在我看来,《娘道》般的“女人”是女,不是人。这种对人道 的本末倒置,此次被徐慧真一角拨乱反正 。承载着世风变迁的小酒馆作为该剧主战场,也是这一女性小角色 纵横捭阖的园地。事业、爱情、友情、亲情,在前三集渐成一个人道 体系 的雏形。所谓人道 体系 ,即一如众生你我,男人不是只有事业,女人不是只有爱情。而正阳门下,男人女人,也首要 是人。

相关阅读